奈白

【MHA/轰出】光02

原作向

垃圾文笔,请凑合看_(:_」∠)_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02

        轰君受伤了,状况不明地躺在瓦砾里,半边白发都被染成了一样的红色。

        恐惧溺毙了我的理智,等再次清醒过来,我已经被相泽老师绑起来了。

        “绿谷,你失控了。”

        敌人生死不明,已经被带走。只剩下一些警备人员打扫现场。

        颤抖着抬起双手,入目是深红色的手套,就像轰君那半边白发。

        我到底,做了什么啊。

        没有控制住自己,枉顾他人性命地使用个性。绿谷出久,英雄人偶,你是在敌联盟待久了,也学会了轻视生命了吗!即便对方是十恶不赦的罪人,也该交由法律去处置他。如果英雄都根据自己的理念制裁恶人,以杀止杀,那英雄和那些罪人又有什么区别?斯坦因的事情还不够给你留下教训吗?

        无疑问的,我被暂停了英雄活动。

        欧鲁迈特没有责备我,只是拍拍我的肩膀,说:“绿谷,我相信你。”

        相信……吗?

        现在的我,还能不能像曾经那样贯彻自己的信念,连我自己,都不确定啊。

        不用执勤,没有任务,空闲的时间突然多了起来,我就每天都在海滨公园锻炼。一边跑步,一边思考最近的事情。

        只是……一直没有去探望轰君。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轰君看到新闻后会怎么想我?一个随时会失控的同伴,一个把敌人打到濒死的英雄,一个把他牵连进英雄丑闻的人。

        我就这样,一边悠闲度日,一边消极逃避着。

        最后,我是被小胜直接扔进病房的。“懦夫,扭扭捏捏的难看死了,你这样的也能算英雄吗!”虽然他是这么说的,但到底还是出于担心吧。

        不过,这些都不是现在的重点。

        轰君躺在病床上,正在睡觉,平时冷淡的表情也柔和了许多。阳光从窗帘的缝隙照下来,刚好落在白的刺眼的绷带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心疼,愧疚,恐惧……各种各样的情绪向我袭来,我终于忍受不住,蹲在床边,捂脸哭了起来。想说的许多许多的话,也只剩下一句“对不起”。

        “mido…riya?”

        一只手落在我头发上,轻轻地揉了一下。我一只手仍然捂着脸,另一只手向上伸,握住了他的手腕。

        “对不起,轰君,是我吵醒你了吗?让你看到我这幅样子了,英雄,不该哭的才对啊。”

        “我想,英雄也是会哭的哦。”

        真的很过分,你这么说的话,我的眼泪会止不住的啊。

        “对不起,我情绪太激动了。如果不是我当时没注意的话,你就不会受伤了。如果不是我后来失控的话,你就不会被媒体那样说了。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

        啊啊,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只是一味的道歉。

        “绿谷,”轰君把我的手从脸上拿开,那双漂亮的异色瞳直直地看着我,“已经没事了。”

tbc?

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后续_(:_」∠)_

【MHA/轰出】光 01


原作向,懒作者漫画只追到了170,要是有不对的地方,请忽略

第一次有把一个脑洞写完的想法,垃圾文笔请多包涵_(:_」∠)_

不一定会写完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哪怕是这样的我,也能被称为英雄吗?』

        虽然已经回到正规的英雄活动,媒体也大肆宣传『英雄deku』的付出和忍辱负重,但我的想法无疑和1-A的绿谷少年出现了偏差。
       
        永远带着的笑容,也因曾经的经历而蒙上了阴影。

        每当那些带着喜悦和恐惧的眼神望向我,我都想撕下这层习惯性的笑容。要是像轰君那样面无表情,或像小胜那样一脸不爽,也会比现在好很多吧。

        那时我已小有名气,因为与欧鲁迈特相似的个性以及执行任务时一定带着笑容,被媒体称为“新的正义化身”“欧鲁迈特的继任者”。而我也一如当初憧憬的那样,为拯救他人而拼尽全力,为响应期待而不遗余力,和职业英雄们一起成为秩序的维护者。

        所以,第一次接到那个任务时,我就毫不犹豫地接受了。

        轰君是第一个知道的,把我狠狠地数落了一遍,还从各方面分析了一番这次任务的不合理性和弊大于利。当然,最后他也只是带着担心接受了。
       
        1-A的大家也不赞同我的决定,但我们都知道,敌联盟想要的,是『正义化身』,是『One for All』,是『英雄deku』,是『绿谷出久』。

  

        最初的我当然意志坚定,即便被人咒骂误会,即便顶着无数人仇视,失望和绝望的眼神,我也未曾伤心、迷茫。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最后的胜利。

        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也不大记得了。



tbc

【记梗】红白玫瑰

轰切片成红发轰和白发轰,追腹黑久,最后被成功合体回轰的故事。。。。吧

【预收文】未取名

叶梓第一次见到阿寺是在一个冬夜,
风夹带着雪花吹走了惺忪的醉意和酒吧里的燥热,
他就靠在那里,
白皙修长的手夹着一点猩红,
涟漪了她平静多年的心,
就像有人在山林放了一把火,
迅速蔓延,难以停止。

道友们不要方啊,花花只是去换个身子而已啊!
想想一团小鬼火缩在那里用泥巴捏小人,有没有很萌!
(期间可能还会遇到黑水借钱给老婆修扇子啊)

新年涂鸦,附一只傻傻的二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的更新,痛并快乐着
花花和怜怜都好惹人疼QAQ

没有专门卖邪里邪气花灯的地方,现在有了

花灯里装着战场上的亡魂
河上随夜长流的三千浮灯

“心爱之人”
“我想保护他”
“我不会让他发现的”
“我愿永不安息”
“为你战死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
“我永远是你最忠诚的信徒”
“我不会的”

“走吧,走吧”
不相信别人,也不相信自己。

明明花花之前说仙乐国之后就没见过怜怜
这时的我花还只是个会被怪老头关在花灯里的孤魂小鬼QAQ
以后是怎么一直默默保护怜怜的啊

我觉得花花真的是爱的卑微又在尘埃里开出花来
我不敢告诉他我爱他,我不敢告诉他他是我的执念,我不敢让他知道我一直在默默保护他

“为你,所向披靡”

没想到当初一口毒奶的
黑水=地师
居然是真的_(:_」∠)_